<cite id="pdpxf"></cite>
<menuitem id="pdpxf"><strike id="pdpxf"></strike></menuitem>
<cite id="pdpxf"></cite>
<var id="pdpxf"></var>
<cite id="pdpxf"></cite>
<var id="pdpxf"><strike id="pdpxf"><thead id="pdpxf"></thead></strike></var>
<cite id="pdpxf"><video id="pdpxf"><menuitem id="pdpxf"></menuitem></video></cite>
<var id="pdpxf"><video id="pdpxf"></video></var>
<cite id="pdpxf"><video id="pdpxf"><menuitem id="pdpxf"></menuitem></video></cite>
<cite id="pdpxf"></cite>
<var id="pdpxf"></var>
<ins id="pdpxf"><noframes id="pdpxf"><var id="pdpxf"></var>
草根网

“资本经济”的基础是国家信用

2019年05月23日 09:30陆航程 A | A
    ——《资本经济与国土证券》第六稿 之十五

    “资本经济”仅仅依靠操纵者的意图、意识和手段吗?“资本经济”依靠什么掌握货币的生产、流向、流量、价格、生灭、涨消?

    蔡定创、蔡秉哲两位先生在《信用价值论》中指出:“国家信用不是空洞的,而是以一国经济发展为基础,是全体劳动者的劳动结晶。因此,以国家信用发行货币所创造的价值,是本国人民的共同财富,是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中唯一的一种能在资本主义制度范围内,而又能脱离资本利润原则所产生的财富,在资本主义私有制条件下,这也是最早发生的第一笔应归于全民所有的财产,应用于全体国民福利的分配,而不能为某单一的社会阶层所用?!?br />
    我们必须认真思考:什么是“信用价值”?信用价值有多大?信用价值可以有多大?信用价值来自哪里?“信用价值”仅仅局限在一国的GDP之内?为何一国的信用货币可以超出一国范围在全球流通,支持全球其他国家经济的发展?

    本文作者理解:国家信用即政府信用,政府信用的来源是“信用价值”,“信用价值”是由政府政策和行为能力、以及掌控和左右大于本国GDP的“未来预期现金流贴现价值财富资源”规模决定的,是本国全部劳动价值的抽象化体现。

    因此,当一国政府的政策和行为能力、以及掌控和左右大于本国GDP的“未来预期现金流贴现价值财富资源”规模超出一国范围时,其“信用货币”也可以超出一国范围支持全球其他国家经济的发展。

    本文作者理解:经济意义上的“信用价值”——即由政府政策和行为能力决定的标的物(价值载体)“未来预期现金流贴现价值”。是对未来聚集性产品及聚合性知识通过“非资本价值生产”过程,体现的劳动价值走向的预期。信用价值载体可以是货币、未来税收、公共土地、有价证券、经济合同、专利权、工业产权、其他公共资产。

    因此,信用价值不是空泛的概念,而是可计算、可预测、可评估的客观存在,是来自实物或实体的抽象经济价值,只有对其未来价值进行评估时才会发现。即使是政府信用,也是以政府可以掌控和左右其价值规模的实物资产的“未来预期现金流贴现价值”为依托。

    一个一无所有、没有控制力、没有“未来预期现金流贴现价值财富资源” 支撑的政府,就没有信用可言。信用货币时代,政府信用除了体现出正确政策和强大行为能力之外,还必须拥有更多来自本国GDP之外,尽可能大于本国GDP的“未来预期现金流贴现价值财富资源”作为财富依托。即必须拥有当期价格计算的财富之外,大于当期价格总量的更大的、具有未来预期价值的信用财富。

    如果我们不能富集、发现、挖掘、提取、积累和转换那些大于本国GDP的“未来预期现金流贴现价值财富资源”,并据此创生更多的信用货币,本国及世界经济必将缓速发展、趋于停滞。推动世界经济继续高速发展的就是“共和资本经济”的责任。

    因此,从本质上说,“资本经济”就是“信用经济”?!白时揪谩庇Φ辈欢锨炕庞?,而不是“操弄信用”,操弄信用的结果,就是在最终断送“资本经济”。

    信用价值是“资本经济”的产物,集中体现为以国家信用发行货币所创造的未来预期现金流贴现价值。

    以国家信用发行货币是本国人民的共同财富,而不归哪一个私人机构所有。

    “资本经济”作为资本主义创生的推动力量,必须依靠国家信用来创造本国人民的共同财富,客观上,作为资本主义的原动力,就自发地创造了全民所有财产,应用于全体国民福利的分配,这种生产方式和生产过程,就自发地具备了社会主义性质。

    应当说,“资本经济”至少在货币发行这个环节上依靠“社会(国家)资本生产”(蔡定创《信用价值论》定义的,下同),从而具备社会主义性质,这是一种“惊人的发现”。这样就解释了,为什么我们到了西方发达国家,感觉那里的福利制度比社会主义中国还要完备,原来“资本经济”利益扩张需求本身,“资本主义”生产力发展需求本身,就已经无可避免地内涵了发展社会主义经济与制度的内在动力。

    当然,这只是一种理论上的演绎,尽管“资本经济”本身具有采用社会主义生产方式的内在动力,但在政治上却未必承认,反倒可能成为在政治博弈中任意涂抹的画布。

    (待续,本稿尚在增改中)
最新评论
1
登录
    
新极速彩票四星五星6_新极速彩票四星缩水软件免费版-新极速彩票四星四码怎么玩 研招网| 蔡徐坤| 鞠婧祎| 周笔畅| 石原里美| 李毅| 佟丽娅| 唐纳德·特朗普| 李荣浩| 朱一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