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pdpxf"></cite>
<menuitem id="pdpxf"><strike id="pdpxf"></strike></menuitem>
<cite id="pdpxf"></cite>
<var id="pdpxf"></var>
<cite id="pdpxf"></cite>
<var id="pdpxf"><strike id="pdpxf"><thead id="pdpxf"></thead></strike></var>
<cite id="pdpxf"><video id="pdpxf"><menuitem id="pdpxf"></menuitem></video></cite>
<var id="pdpxf"><video id="pdpxf"></video></var>
<cite id="pdpxf"><video id="pdpxf"><menuitem id="pdpxf"></menuitem></video></cite>
<cite id="pdpxf"></cite>
<var id="pdpxf"></var>
<ins id="pdpxf"><noframes id="pdpxf"><var id="pdpxf"></var>
草根网

《科技前沿》随想录(429)

2019年05月24日 09:06吴青萍 A | A
    剖视精神力

    报载:宇宙基本力可“合二为一”  支配物质和光的力最终可能合二为一。大爆炸刚发生后宇宙只存在一种力。随着宇宙的冷却,这种力先分化为两种力,再分化为三种力,后来又分化为今天宇宙的四种力。粒子对撞机的实验已证明,四种基本力(万有引力、电磁力、弱核力和强核力)中,电磁力和弱核力在100千兆电子伏特能量状态下,将成为一种电弱力。这把我们带回到大爆炸发生后万亿分之一秒的时候?!拔侍馐峭蛞谝谝谝诜种幻胧狈⑸耸裁??”原则上,电弱力与强核力本该成为同一种力的。(2017-11-27-7)

    思考:想想科学家们关于宇宙基本力可“合二为一”的大一统假设理论之思想来源,实质还是依据宇宙由原来那个奇点大爆炸而来的根本逻辑——至密至小的“奇点”者,应该是什么都“大一统”在里面的了(当然也包括力的大一统)。从力的产生角度看,奇点大爆炸形成的宇宙基本力,在极短的时间(万亿分之一秒、万亿亿亿亿分之一秒)内,由一生二,二生三,三生四(联想到中国古典名著《易经》也有一生二、二生三……的推理言说,可见人类基本思维的某种共通性,当然也有不同性),致成延伸到今的四种宇宙基本力。而基本力大一统理论无非不过是上述现象在特定环境条件下的反推或反向发展罢了。

    宇宙大爆炸后的四种基本力是“逐步”产生的。继而在后来还会“逐步”产生出各种各样的力,如风化力、氧化力、(暗藏种子或基因里的动植物)生长力,等等。这些力本质都是物质(性)的力,是科学家们关注的东东。与此物质力对立对应的则是精神力,它一般似为科学家们所忽视忽略。然而,却不能因此否定精神力的客观存在(实在?)性。因为,力作为一个基本概念,其本质简单讲即运动的主要成因。精神也是某种运动——人类、人们被其主观思想支配之活动——的成因。一定(物质)力必然造成物质一定的运动。一定精神必然支配人们一定的行为。所以,精神也被赋予了力的内涵。精神力也必然会产生了。

    需要指出的是,我们(所面对、所观察、所参与的)这个世界既是为人的,又是人为的——世界的一切都是为人类(的生存发展)所准备的,且随着人类由其独一无二超强大脑开发出越来越大的功能之作用,人们改造世界的强度也越来越大——换句话即是说,人类精神力(促使物质世界运动的)作用越来越大。如此这般,必须科学的深切的认识认知精神力就很有必要了。那么,精神力的本质究竟是什么呢?是不同的观念,亦即是不同的词语而已。人们的超强大脑怎么会被不同的思想(词语)所支配。过去我们过于强调实际实践的影响,其实,还有词语的灌输,还有个体的想象等因素,才逐步在大脑中确立某种思想的。

    词语灌输性的思想在哪里?主要就在族群长期主流的精神信仰或观念文化的文本里——由此文本词语来为族群人们的思想塑形,继而确定其大致相同相近的行为方式,终成族群或社会或文明的特点所在,这就是所谓信仰决定论或文化决定论的根本逻辑。它显然与那些停留在地理、气候、人种、经济、人口、制度等非精神性因素的特点成因论更具无尽事实演证上的周延性。需要着重指出且还必然会存在诸多反对意见(清华大学的秦晖就有其著名的《文化无高下,制度有优劣》来作相反观点的代表)的是,族群主流思想的文本文化应有高低优劣之分,否则,就无须辨别族群特点的好坏,社会发展的进退或文明演化的优劣了。

    比如就传统性和现代性角度看,便能够粗略的从一些精神取向(力)上列举诸平等与等级、求真与求功、创新与守旧、全局与局部、奉献与索取等基本性观念意识来作划分标准。按此标准看,中国的传统(思想)文化明显属于后者,革命文化则具前者属性。而在过去数个时代中,由于社会的原因,人们所接受到的两者文化灌输是有侧重多少的变化的,由此也就导致了在眼下看世处事中的不同认识作派(差异)。显例者可看目前中美酣战正犹贸易摩擦,我读了其中四篇贴文:任正非的访谈、金一南的专论、还有中国“硬怼”美国篇以及从5G技术角度分析美国的破釜沉舟篇,就明显感到“依靠毛泽东思想”办华为的任说更为全面理性,其中不少问题都闪烁着毛泽东思想精华内容即现代性部分的精神力光芒。特别可贵的是其带糟粕内容(如斗人整人害人等高调斗争性的东东)却又被任自觉的睿智的扬弃掉了,反而处处体现出一种为人作想、设身处地、实事求是、求新求变等现代性作派——这是任正非的主观能动性在起作用了罢。
最新评论
0
登录
    
新极速彩票四星五星6_新极速彩票四星缩水软件免费版-新极速彩票四星四码怎么玩 喀什3.3级地震| 许家印| 日本偶遇王思聪| 英超| 国泰机长通风报信| 万箭穿心| 长城| 轮回乐园| 欧洲超级杯| 签证中心乱收费|